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刘伯温论坛 > 坝溜乡 >

原创]云南红河州半坡乡胶农的生活比黄莲还要苦!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坝溜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云南省红河州绿春县半坡乡原牛托落村民村民报料,托落河村委会阿东,居啥,汉摆依,卡处四个村民小组农户承包胶地蚝场地等集体土地被县委县政府无偿征用后拍卖给私人老板的违法行为,损害村民利益。

  村民不知情,县里打着体制改革政策的外衣,对村民没有任何补偿,安置的情况下将坝溜分场4千亩零5万又拍卖给了私人老板李万红,曾石生的红冉橡胶有限责任公司,由他们共同拥有坝溜分场的所有权和经营权,村民没有得到任何补偿利益,然而,这笔卖地款去向不明。

  关于红河州绿春县半坡乡原牛托落河村委会阿东、居哈、汉摆依、卡处四个村民小组农户承包地被当地县委政府无偿征用后拍卖给私人老板的违法行为。

  一、绿春县政府签发(1988)02号文件,在不做任何补偿的情况下征收绿春县半坡乡牛托落河村委会阿东、汉摆依、居哈、卡处四个村民小组共51369亩土地,评估价达上亿元,划拨给大黑山橡胶场建坝溜分场使用,违法了《土地法》第二条、第十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之规定,因此是非法无效的。

  二、这批土地1983年发包给农民使用经营,1999年办理延包时当地政府故意没有为四个村民小组办理手续。

  三、2003年12月,绿春县政府又在村民不知情,于体制改革政策外衣,对村民没有任何补偿、安置的情况下将坝溜分场4仟零伍万元又拍卖给了私人老板李万红、曾石生(简称:红冉橡胶有限责任公司),由他们共同拥有坝溜分场的所有权和经营权,为此,严重侵犯了村民百姓的经营权和生存生活利益,现这笔款去向不明,村民未分得一分钱,所以是违法的。

  四、根据红国土(2009)47号文件,红河州土地权属核查组州综合协调组的《绿春县红冉公司与胶农矛盾纠纷土地权属调查工作情况汇报》中确定:(1)10019.4亩土地归居哈村民小组集体所有;(2)31035.2亩土地归阿东村民小组集体所有;(3)4865.8亩土地归汉摆衣村民小组集体所有;(4)5448.6亩土地归卡处村民小组集体所有。

  五、绿春县人民法院于2014年10月11日因红冉公司无力偿还债务而查封绿春县半坡乡坝溜分场的79个胶农(涉及百姓300余民)的橡胶树割胶岗位,于2014年11月强制拍卖给其他人,(购买者大部分都是当地社区党员干部),其中存在结党营私、拉帮结派。绿春县人民法院使这种行为严重侵犯了胶农百姓的生存生活利益,现胶农百姓失去了土地失去了橡胶岗位以后的生活怎么过是个大问题。胶农于2014年11月24日上午到县委政府(县长:李涛)提交了(关于绿春县法院拍卖红冉橡胶有限公司如何安置我们胶农投诉书),要求县委政府给予确定坝溜胶场土地权属问题;并合理安置被拍卖橡胶岗位胶农者的生活困难问题,县长李涛却漠然视之、推诿扯皮、久拖不决。忽悠百姓,因此是违法的。六、李仙江流域建电站的腐败大草案中,国际大唐公司在绿春县半坡乡境内建两个电站(土卡河、戈兰滩)占用大量集体土地,其补偿款达数千万元,水电站负责人表示补偿款已交绿春县政府,现这笔款去向不明,村民一分钱也未拿到,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2014年5月10日村民到水电站大坝要补偿款,绿春县委、县政府动用大量警力,救护车、军用卡车和一辆装武器的小货车,于绿春公安、大兴镇民兵、等武装人达200多名,对手无寸铁的弱势百姓使用催泪瓦斯、电击棒、警棍等武器对村民使用暴力行为,当天抓进去八名村民关了36小时之多。国际大唐两座电厂对占用土地淹没青苗补偿等资金总额达8000万,2014年5月10日,集体百姓到大唐公司讨要补偿款,当时大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明:补偿款已支付给绿春县政府。当地政府为了侵吞隐瞒这笔笔巨款,下午调动300余警力等警种威胁百姓导致冲突发生,当时还抓了8名百姓拘留。

  我们群体胶农举报绿春县委政府部门执法不公、假公济私的事实,请求土地局、纪检、监察、法院等部门组成联合工作组,依据《土地法》、《土地法实施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归还我们的51369亩的土地使用权、经营权,并依《刑法》、《中国纪律处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之规定,对涉嫌严重的违纪、违法的腐败分子立案查办。

  国有深化体制改革的时段,全国因许多体制而遗留的问题,其间有损国有资产贱卖而铺平官之路者,必定不少。2003年12月31日,云南省红河州绿春县改制橡胶场,时任州官与县官,同穿一条裤子,在三个胶场胶农毫无知情下拍卖,造就了“绿春县红冉橡胶有限责任公司”。州官、县官与公司老总,“礼尚往来”各得其所而损公肥私。

  绿春县坝溜橡胶场,始建于1988年10月,总面积:53000亩,《绿政发【1988】02号》文件,明确载明“实行农民为主体的联营的制”,并有“十条协议书”。

  当深化国有体制改革的时候,绿春县人民政府把三个橡胶场的性质一并而论,仅4005万元拍卖,拍卖的标的仅仅是地表物,损害了广大胶农的权益。2004年,广大胶农对改制的程序有异议而不断上访,因政府的阻止而诉求遥遥无期。2012年州农联社起诉“红冉公司”,偿还8000余万的巨额贷款,公司又起诉绿春县人民政府,赔付3亿人民币的诉讼。这案中案,惊醒了懒政怠政的绿春县政府,于2014年4月20日县工作组进驻坝溜橡胶场,打着“红冉公司与胶农矛盾纠纷调解”的旗号,其实做的是移花接木,欲盖弥彰之举也。

  已改制十余年来的坝溜橡胶场,又烽火再起,硝烟弥漫开来。胶农做不通思想的,县工作组委派公安、特警、法院、检察院、司法、等一系列的40多个执法部门(300多号人),进行强制查封橡胶树后拍卖给其他人,购买者都是社区党员干部、外地老板,其中存在结党营私、拉帮结派,使广大橡胶胶农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橡胶地。

  县委政府权利的任性,践踏了政治文明的“政府”形象,国策上的断章取义,使胶区百姓生活上,心理上,皆反常态而居之,(比如:改变户口的性质)。

  在万般无奈之下,借互联网平台,载明坝溜胶场的状况,改制之时,剥夺了知情权,侵害了胶农权益。胶农、政府、公司之间,矛盾重重,错综复杂而盘根错节。如今,干群关系剑拨弩张,不久时日,将引起整个胶区社会的动荡不安,这绝非危言耸听。

  中共绿春县橡胶场,已成为深化体制改革的重灾区。民生之痛,唏嘘而缀泣。“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四海之滨,莫非臣名”。乞望中纪委巡视组,洞察毫末,以“皋陶敬样”来拍下苍蝇的同时,觅伏蛇千里迹象而缚住“大老虎”。

  让李克强总理在人大会议上所说的:“民生改善,农民更富,农村更美”的社会生活早一天到来。

  绿春县橡胶场已成为深化体制改革的重灾区。民生之痛,唏嘘而缀泣 红河州绿春县县... 今天,我们接到云南省红河州绿春县半坡乡原牛托落村民村民报料,托落河村委会阿东,居啥,汉摆依,卡处四个村民小组农户承包胶地蚝场地等集体土地被县委县政府无偿征用后拍卖给私人老板的违法行为,损害村民利益。

  云南省红河州绿春县红冉公司的由来是其负责人李万红通过‘’空手套白狼‘’的手段从政府那‘’买‘’来的公司。李万红拿到该产业后借公司的名义向银行借贷6780万,其贷款究竟用在何方是个谜,被银行追债后却倒逼胶农为他还贷。李万红本身是县林业局司机,他有这么大的能力买下红冉公司?其中必有利益关系存在。

  胶农被逼‘’还贷‘’,更加使胶农誓言维权到底。2003年12月31日,时任红河州官员与绿春县县官打着企业改制的旗号,同穿一条裤子,不顾三个胶场胶农的合法权利和权益,隐瞒不告诉百姓的情况下,擅自主导造就了‘’绿春县红冉橡胶有限责任公司‘’。(绿春县坝溜橡胶场是“红冉橡胶责任有限公司前身”,始建于1988年10月,总面积53000亩,《绿政发【1900】02号》文件,明确载明“实行农民为主体的联营制”,并有“十条协议书”。)绿春县县官把三个橡胶场的性质一并而论,将 51369亩土地橡胶林木整体出售,以4005万元拍卖,拍卖标的仅仅是地表物,损害了胶农的权益。获得橡胶林场产权的是绿春县红冉橡胶有限责任公司老板李万红。百姓认为政府这行为滥用职权,非法侵害百姓对土地享有的合法权利,是,以权谋利。当时产权出售合同书显示所得资金4005万。关于这笔出售资金在百姓心目中有个疑问,就是究竟到账还是空账是个未知数。李万红本身是绿春县林业局的一名司机,他有这个实力吗?

  李万红的‘’成功‘’靠的不就是在政府的主导下的‘’空手套白狼‘’之举。即便李万红能拿出4005万元买下红冉公司,但在政府那里这笔巨款用去哪里?没有账务公开,隐瞒百姓,剥夺百姓知情权,监督权。

  2006年至2008年期间,原本胶场效益很好,但是李万红为了获取更多资金壮大自身‘’实力‘’,用红冉橡胶林场名义和政府的作后台向绿春县农业银行、农村信用社贷款累计6780万元。但事后该笔借贷没有用于红冉公司的企业发展上,去了哪里?投资何方?只有李万红以及其关系人才清楚。现在仅为李万红利益的绿春县政府连本带利倒逼胶农赔付。2004年,半坡乡的所有橡胶农民对改制的程序有异议而不断上访,屡次遭到当地政府的阻挠。2012年红河州农村信用联社起诉“红冉公司”偿还8000余万的巨额贷款,该公司又起诉绿春县人民政府,要求赔付3亿元人民币的诉讼。

  这案中案猛然使懒政庸政的绿春县的县官苏醒过来,在2014年4月20日派出工作组进驻坝溜橡胶场,打着“红冉公司与胶农矛盾纠纷调解”的号子,其实做的是移花接木,欲盖弥章。十余年来,当地州、县官看到百姓的‘’思想不开窍‘’,屡次派出公、检、法、特警等40多个部门几百号人进行强制查封橡胶树拍卖给其他人,购买者都是社区党员干部、外地老板,其中存在结党营私、拉帮结派,使广大橡胶农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橡胶地。

  最后,橡胶农民在给笔者的来信中写下这样的一句话寄托他们的哀思:绿春县橡胶场,已经成为深化体制改革的重灾区。民生之痛,唏嘘而缀泣。“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四海之滨,莫非臣名。’”乞望中纪委巡视组,洞察毫末,以‘’皋陶敬羊‘’来拍下苍蝇的同时,觅伏蛇千里迹象而缚住‘大老虎’‘’。

  分享:分享给朋友用手机看帖文,请扫一扫。用微信/易信等扫描还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三百六十行,行行都不容易,要是有免费午餐,还不齐刷刷地就围过去了,毕竟有个“子”曾曰过: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啊。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本文链接:http://unifaun-music.com/baliuxiang/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