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刘伯温论坛 > 八路镇 >

为什么宋振中被称为小萝卜头?

归档日期:07-05       文本归类:八路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宋振中因严重缺乏营养、发育不良,头大身小,难友们都称之为“小萝卜头”。

  宋振中,男,绰号“小萝卜头”,乳名森森,祖籍为中国江苏省邳州市八路镇,是宋绮云和徐林侠的孩子,1940年出生于西安。由于父母被军统特务逮捕入狱,年仅八个月的宋振中也随父母入狱。1949年9月6日,宋振中同其父母被特务杀害于重庆歌乐山下的松林坡,年仅8岁。

  小萝卜是个九岁多的孩子,头长得很大,身子却很纤瘦。他身上穿的衣服,还是两年前妈妈给他缝的,现在穿起来仍有点嫌大。他不肯长了,只像个五六岁的孩子。他的手又薄又小,脚也只有一点点大,可是他的头却发育的比较正常,和身子不相称,显得异常的大。看见他的人都爱摸着他可爱的脑袋,叫他“小萝卜头”,连爸爸和妈妈也这样叫他。只有一个人,他的老师黄以声才从小就的他的名字——宋振中,

  小萝卜头和所有的孩子一样渴望上学,但是,在敌人监狱里,他没有机会上学。经过地下党的斗争,小萝卜头只能在监狱里由地下党员和爱国将领做他的老师。他没有纸、笔,没有教科书,但他学习非常努力、刻苦,进步很快。

  小萝卜头在监狱里长到6岁,到了上学年龄。可是,他是和爸爸、妈妈一起坐牢的政治犯,反动派不准许他上学。一个6岁的孩子有什么罪呢?为什么不能上学呢?小萝卜头的妈妈想了好长时间,决心争取让孩子上学。她设法把这个想法转告给小萝卜头的爸爸宋绮云。爸爸又和地下党支部的同志商量,决定向监狱提出要求让小萝卜头上学。监狱长周养浩听了这一要求仰天大笑,说:“这里是秘密监狱,任何犯人都不准跨出大门一步!”几个特务也嚷嚷:“一个犯人还想上学,别做梦了!”爸爸不甘心地说:“他是一个孩子,有什么罪?”周养浩说:“凡是关在这里的人都是犯人,都是有罪的,不要再罗嗦了。”怎么办?地下党支部经过研究,决定进行集体斗争-罢工和绝食,一方面争取让小萝卜头上学,一方面争取改善难友们的生活条件。

  第二天一早,一个特务提来一只饭桶,里面是白米饭和回锅肉。可是,没有一个人去吃饭。集合的铃声响了,所有的犯人没有一个人出来去做工,“要求改善生活条件,给孩子受教育的权利!”敌人退缩了。但是,不同意让小萝卜头到监狱外面上学,只同意在监狱里由1名特务给小萝卜头当老师,而且,必须由管理员押送着去上学,上完课,再由管理员押回女牢。小萝卜头的爸爸坚决不同意,经过一再交涉,最后才同意由政治犯当老师。

  难友们纷纷表示,愿意做小萝卜头的老师。原中共四川省委书记罗世文说:“我们干革命,就是为了砸烂旧世界,建设新中国,新中国靠谁来建设?要靠我们的下一代,靠小萝卜头他们!”车耀先伯伯也说:“监狱不让小萝卜头到外面上学,想难为我们。条件是人创造的。我没有大学问,教小学生还是可以的。”民主人士孙壶东先生也说:“ 我本来就是一个教书匠,我也算一个。”就这样,一个人间少有的“监狱学校”办起来了,设语文、算术两门课,由罗世文、车耀先、孙壶东轮流上课。这天晚上,小萝卜头早早睡了觉,妈妈却半宿没睡。在昏暗的灯光下,妈妈用草纸订了两个笔记本,又把一个小小的铅笔头削了削。妈妈又将一件囚衣裁剪了,拼凑成一件新衣,用小布头千缝百衲缝了一个小书包。当牢房里射进一缕阳光时,小萝卜头便起来了。妈妈把他打扮了一番。小萝卜头穿上新衣,背上新书包。这时,女看守把牢房的门打开了,只见特务“大黑狗”阴阳怪气地说:“从今天起,每天由我陪着去上课,上完课不要走,再由我送回来!”

  “大黑狗”领着小萝卜头来到山坡下的男牢“忠斋”,罗世文伯伯已经站在门前等候。

  罗世文1925年加入中国,1933年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随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任红军大学教授,1943年被反动派逮捕,在监狱里他担任了地下党支部书记,领导大家继续与敌人斗争。

  小萝卜头随罗伯伯走进了牢房,“大黑狗”也跟了进来。没有桌凳,小萝卜头和罗伯伯就席地而坐。“大黑狗”没趣地站在一旁。

  罗伯伯说:“振中!从今天起,你就是学生了。做一名好学生,就要努力学习,不怕吃苦,懂吗?”“罗伯伯,我不怕吃苦,我一定努力学习!”罗世文又高兴地说:“ 这很好。由我和孙老师教你语文,车老师教你算术。现在,我来教你第一课。现在开始,我念一句,你跟着念!”

  “大黑狗”听着听着,呆不住了。可一想,连他们的头子戴笠都把罗世文怎样不了,他一个小小的管理员能怎样!他无奈,悄悄溜走了。

  小萝卜头又认真念了几遍,又一个字一个字地写,直到把这14个字默写下来。罗世文非常满意,非常高兴,自言自语地说:“汝子可教矣!”

  罗伯伯问小萝卜头:“振中,你知道是什么人吗?”“知道!都是好人,他们打日本鬼子,打坏蛋,让老百姓过好日子。”小萝卜头说到这儿停下来,看看“大黑狗”已经走了,就悄悄地小声对罗伯伯说:“我知道爸爸妈妈是,罗伯伯和车伯伯也是,但是我不说。”罗世文心想,多么好的孩子啊!这么聪明,这么懂事。这棵好苗将来一定能成为一个坚强的革命者!

  就这样,每天“大黑狗”把小萝卜头押送到男牢上课,上完课再把小萝卜头押回女牢。小萝卜头坚持每天上课,不管是刮风下雨,从不耽误。他知道,这个学习机会来之不易。可是,时间一长,特务们坚持不了了。他们觉得太麻烦,又没有什么油水,干脆让小萝卜头自己去,自己回来。这样,小萝卜头成了一个“自由人”,可以在监狱里自由走动了。

  后来,小萝卜头一家又被转移到了渣滓洞,小萝卜头仍然坚持着学习。一年多时间,小萝卜头进步很大,他能一字不错地背诵几十首古诗词,也学会了乘法口诀。重庆是个大火炉,七、八月份热得使人喘不过气来。可是,小萝卜头每天都光着膀子,趴在地上写呀,算呀;没有纸笔,妈妈在床头地上铺了一层土,小萝卜头就用一根长钉在上面写写画画。有一天,小萝卜头上完课,一蹦一跳地跑回来特别高兴,一进门就告诉妈妈:“妈妈,今天又上新课了,罗伯伯教我叶挺将军写的《囚歌》。”“你学会了吗?”“学会了,我给你背!”说着,小萝卜头流利地给妈妈背诵了《囚歌》:

  正当小萝卜头刻苦学习的时候,一件突如其来的事发生了。这一天,小萝卜头和往常一样来到罗伯伯牢房,准备上课。可是,不见人影;他使劲喊:“罗伯伯!”没有人答应。他问其他的难友,没有人回答他。怎么回事呢?这时,他好象明白了什么,难道?他不敢往下想,呆呆站在那里。一位叔叔走过来,抚摸着小萝卜头的小脑袋,悲愤地说:“昨天晚上,罗伯伯和车伯伯被特务杀害了!”晶莹的泪珠从小萝卜头的眼睛里一滴一滴掉了下来。

  一连几天,小萝卜头都沉浸在悲痛之中。妈妈理解儿子的心情,对小萝卜头说:“森森,罗伯伯、车伯伯牺牲了,我们都很难过。要记住这笔帐,把仇恨埋在心里,长大了为他们报仇!”

  罗世文和车耀先牺牲后,黄显声将军自告奋勇给小萝卜头当了老师。黄显声将军是张学良将军领导的东北军53军副军长。他反对蒋介石打内战,是一位爱国抗日的将领。“西安事变”后,黄显声将军不顾个人安危,到武汉要求蒋介石释放张学良,1938年被特务抓了起来。

  黄显声将军除了教小萝卜头语文和算术,还教他武术和俄语。到了1948年新年,小萝卜头又有了很大进步。他能背诵和默写30多首古代诗词和难友们在监狱里的诗作,像叶挺将军的《囚歌》,陈然写的《我的自白书》,他不仅能背诵,还能给大家讲解。在算术学习上,小萝卜头也大有长进。有一次,他还给难友们出了一道鸡兔同笼应用题:在一只笼子里装着兔子和鸡,一共有24只脚,7个脑袋,问这个笼子里共有几只兔子、几只鸡?有的难友故意说:“有4只兔子,3只鸡。”小萝卜头认线只兔子,两只鸡!”

  小萝卜头还学会了一些俄语。早晨,小萝卜头来到黄显声将军牢门口,轻轻地敲门,并用俄语说:“(可以进来吗?)(请进!)(早上好。)(请坐。)(谢谢) ”

  有一次,正在讲课的时候,一个看守特务闯进来监视他们。黄将军用俄语向小萝卜头提问:“(旁边站着的是什么?)”

  说罢,两个人一齐向那个特务投去嘲笑的目光。那特务知道在说他,可是又不懂说的是什么,干着急没办法,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在敌人的监狱里,小萝卜头做了许多成年革命者不能做的工作,为打倒反动派,建立新中国立下了不朽的功劳,是我国、乃至世界上最小的烈士。

  小萝卜头1岁时和爸爸妈妈一起被捕入狱,受尽了敌人的折磨和摧残。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懂得了许多道理,特别是,他弄清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他渴望自由,决心做像爸爸、妈妈,像罗世文、车耀先、许晓轩、江竹筠那样的革命者,为推翻反动派,建立新中国而努力奋斗。他年龄虽小,却尽自己所能,自觉主动地在地下党的教育和帮助下,做了许多成年革命者不能做的工作。这里讲几个小故事,只是小萝卜头做的部分工作。

  在白公馆监狱,地下党制订了一个越狱计划。为了实施这个计划,首先要摸清所有被关押的难友情况。小萝卜头虽然年龄很小,但是,他在敌人的监狱里已经关押了好几年,可以说已经是一个“老政治犯”,而且,他能随机应变,巧妙地应付敌人。地下党领导都是重要的政治犯,没有行动的自由,而小萝卜头可以自由地走动,因而,他做了许多成年革命者不能做的工作。他成了我们党的地下交通员。

  重庆地下党曾创办了《挺进报》,当时起了很大作用,敌人非常痛恨,下令要在3天内破坏我们的《挺进报》。由于叛徒的出卖,《挺进报》负责人陈然被捕了。一天早上,小萝卜头到黄显声将军那里去上课,发现黄老师隔壁那间牢房里来了一个新犯人。他走到这间牢房门口问:“你叫什么名字?”里面的人没有马上回答。小萝卜头个子太矮,看不见里面的人,只听铁镣敲击着地板哗啦哗啦响。牢里面的人爬到门口,艰难地站起来。他看到外面站着的是一个孩子,就答道:“我叫陈然!”“你是从哪儿来的?”“渣滓洞!”“你说了吗?”陈然摇了摇头,问:“你叫什么名字?”“我是这里的‘老政治犯’了,大家都叫我小萝卜头。”小萝卜头挥了挥手,轻轻地说:“再见了,陈然叔叔!我会再来看你的。”几句简单的话,小萝卜头判断这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他很快把这个信息告诉了黄将军,下课以后,又把一张小纸条送到了许晓轩手里。关系接上了。陈然提出,在监狱里继续办《挺进报》。地下党支部同意了。在敌人的魔窟里,《挺进报》又出版了。当然,在监狱里出版的报纸很简单,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几句话。比如:“解放军在辽沈战场打了大胜仗,全歼蒋匪帮47万人……”、“解放军一举攻克长春、四平、沈阳…。东北全境宣告解放。”“淮海战役辉煌胜利,歼敌60余万人。”“新华社发表元旦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蒋介石下野,李宗仁出任代总统。”“国共和平谈判,提出释放政治犯条件。”这些消息的来源是哪儿?原来,黄显声将军有一份报纸,由黄显声将军摘录提供,由小萝卜头将消息送到陈然那儿,陈然再编发给大家,由小萝卜头送到各个牢房。这张特殊的报纸,在敌人的监狱里起着特殊的作用,难友们不断受到鼓舞。小萝卜头为办好这张报纸作出了巨大贡献。

  当时,在重庆发生了一件轰动一时的“小民革事件”,我们有5个同志先后被捕,其中有一个人受了重刑,被单独锁在一间牢房里,不准别人接近。小萝卜头来到这间牢房门口,从门缝里看见一个人戴着铁镣躺在地上。他胃病发作,两天没吃东西了。

  小萝卜头对着门缝问:“他们打你了?你说了吗?”“没有!”小萝卜头知道胡春浦这个名字,是妈妈和前几天被关进来的葛雅波阿姨说的。他又问道:“你认识葛雅波吗?”胡春浦听了,立即紧张起来。小萝卜头说:“我和葛阿姨在一起,她什么也没说。”

  小萝卜头很快将胡春浦的情况告诉了地下党支部。党支部分头又和几个同案人谈了话,使他们心中都有了底,在敌人面前应付自如。小萝卜头的妈妈还煮了一碗面条,让小萝卜头给胡春浦送了去。后来,胡春浦被党营救出狱,解放后曾任中共青海省委统战部长、四川省委统战部顾问。1977年,胡春浦听说小萝卜头还有4个哥哥两个姐姐在,就给他们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在我经受酷刑后,最痛苦、最困难的时候,是小萝卜头给我送来了一碗面条。是这碗面条暖了我的身,也暖了我的心,使我知道在狱中有党组织,有同志在关心我、鼓励着我。这给我增添了斗争和战胜敌人的信心!”

  在敌人的监狱里还关押着一个特殊的人,一个怪人,就是华子良,人们称他“疯老头”。其实他并不疯。在一次枪杀政治犯时,敌人让他去陪绑,他装着吓傻了,从那开始,他不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天天沿着监狱的院墙跑,谁也不搭理。他长得很吓人,头发花白,满脸胡须,又浓又密,像刺猬的箭毛遮住脸庞,只露出一对呆滞的无神的眼睛。他的嘴像老太太似的瘪进去,因为他的牙齿全部被打掉了。小萝卜头一开始很怕他,从不敢靠近他。他也不搭理小萝卜头。

  这两天,小萝卜头发现疯老头不出来跑步了,每天关在牢房里,不知道在干什么。小萝卜头懂得,不该问的事不能问,所以,他没有问任何人,但凭直觉,“疯老头”一定在做一件重要的事。果然,一天上完课,黄老师交给小萝卜头一个叠的很小的纸块,黄老师还亲自把它塞进小萝卜头袖子里的暗袋,要他马上送给许伯伯,并且对他说:“这很重要,千万千万要小心!”小萝卜头顺利完成了任务,但当时他并不知道那纸块是什么东西。

  原来,那是一张“白公馆”内外地形图,是“疯老头”花了两天时间精心画成的。图画得很细,“白公馆”周围的地形、岗哨,“白公馆”内外特务和宪兵的布防情况,一看就清楚。这是在做集体越狱的准备,但是越狱计划最终没能实现。

  地下党支部经过认真研究,认为敌我力量对比过于悬殊,集体越狱不可能成功,决定让“疯老头”一个人越狱逃跑,让他把监狱的情况、敌人的残暴、以及难友们英勇斗争的事迹报告给党,让全国人民都知道真相。

  “疯老头”韩子栋越狱的计划在紧张地进行着,小萝卜头并不知道。但是,他发现妈妈这几天不停地在缝制衣服,晚上睡得很晚,早上起得很早。小萝卜头以为是给爸爸做衣服,看到妈妈把手扎破了好几处,就心疼地说:“妈妈,歇歇再缝吧!”妈妈只是一笑,仍然埋头穿针引线。小萝卜头着急地说:“我不让你缝,你太累了。爸爸不是有衣服穿吗?”妈妈解释说:“这不是给爸爸的!”“那是给谁做的?”妈妈说:“好孩子,不要问了。”

  过了几天,“新衣”做好了。妈妈把它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一个白布袋里,让小萝卜头送给“疯老头”。

  小萝卜头拿起口袋,装进书包走出了女牢。他刚要上楼,看见特务“大黑狗”站在院子中间,吓了一跳。小萝卜头要往回走,已经来不及了。他镇静了一下,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吹着口哨走向楼梯,突然,“大黑狗”大声嚷道:“小萝卜头,你干什么去?”“我上课去!”他头也不回地朝楼上跑去,心里扑通扑通直跳。这时,“大黑狗”又喊道:“叫‘疯子’下来扫地?”小萝卜头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大声回答:“知道,我去叫他!”

  后来,“疯老头”顺利逃出了监狱,小萝卜头又当了一回地下交通员,做了一件重要的工作。

  1949年9月6日,刚刚9岁的小萝卜头宋振中和他的爸爸、妈妈同时被反动派杀害于重庆戴公祠。重庆解放后,小萝卜头宋振中被追认为革命烈士,他是我们国家、乃至世界上最小的烈士。他的英名将永远被后人铭记。

  1949年9月6日夜晚,爱国将领杨虎城和他的儿子杨拯中、小女儿杨拯贵,以及小萝卜头和他的爸爸妈妈,被特务从贵州骗到重庆。杨虎城和他的儿子杨拯中首先被暗害。小萝卜头和他的爸爸妈妈被特务带到了戴公祠。

  小萝卜头和爸爸、妈妈先是被带到松林坡下的一间小屋休息。妈妈此时已是极度疲劳,刚要坐下来,几个特务拿着刀冲了进来。爸爸妈妈全明白了:特务说蒋介石要接见杨将军,在这里住几天等飞机,全是骗人的鬼话。敌人要下毒手了。

  从被捕的那一天起,爸爸、妈妈就知道敌人总有一天要将他们杀害。这时候,爸爸、妈妈很镇静,毫无畏惧。

  面对敌人的屠刀,妈妈义正词严地说:“我们既然落到你们手里,就没想活着出去。不过,不许你们伤害这两个孩子!”杨将军的小女儿杨拯贵是被一起带到这里来的。

  狗特务狞笑着持刀逼向爸爸和妈妈。不等妈妈把话说完,劈胸就是几刀。两个孩子吓得“哇”地一声哭起来,紧紧地搂在一起。

  没有半点人性的刽子手,一边用刀不断地刺杀爸爸和妈妈,一边厉声向两个孩子叫道:“不许哭!”

  两个孩子紧紧抱在一起。灭绝人性的特务,从爸爸、妈妈身上拔出血淋淋的尖刀,先向小姑娘刺了一刀。小萝卜头满腔怒火,想跑过去拉起躺在血泊中的小伙伴,另一个特务举起刀向他刺来。小萝卜头高声喊着:“我没有罪!我要出去!”一个特务猛扑上去,双手掐住小萝卜头的脖子,小萝卜头双脚乱踢,使劲用手掰那两只罪恶的大手,继续用嘶哑的声音喊着:“我要出去!我要…。”

  倒在血泊中的妈妈,此时还没有停止呼吸。小萝卜头那撕裂肺腑的叫声,比豺狼的尖刀更痛地刺入她的心房。她拼命挣扎着,想保护自己的孩子。刽子手们狞笑着,又在两个孩子身上刺了几刀。小萝卜头的一根根肋骨袒露的胸膛流着鲜血,两只大眼睛瞪得很大很大,一动不动地盯着天花板,好象在呼喊着:这是为什么?

  小萝卜头和爸爸、妈妈一起被敌人杀害后,就地被埋在小屋里,并在地面浇灌了水泥。重庆解放后,他们的遗体才被移往西安郊区的杨虎城墓。

  他是新中国成立后评定出烈士中年龄最小的一位。他的大名叫宋振中,在他8个月时,便随父母一起被关进了监狱,长期的监狱生活,使他严重缺乏营养,以至面色苍白,头大身小,被难友们称为小萝卜头。和电影不同的是,小萝卜头没有见过江姐,也没有在渣滓洞生活过,他短暂的一生是在白公馆和贵州息烽监狱里度过的。他的父亲担任过西安事变后被捕的杨虎城将军的秘书,因此,他们一家的命运紧紧地与杨虎城的命运联系在了一起。

本文链接:http://unifaun-music.com/baluzhen/114.html